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圣香奴大酒店的杜拉拉》第九节

  ●施维雅药厂是法国最大的私营制药集团。也是最早开拓中国市场的国外药厂之一。

     

      她好生奇怪,这会竟然是Alice打来电话,说接待省长出事了,要她赶快来热带雨林酒吧。

杜拉拉边穿衣服,边带着三个疑惑,朝酒店大堂奔去:接待省长出事了?怎么叫去热带雨林酒吧?怎么是Alice来电找自己,她不是接待组长,自己也不是接待成员啊?

杜拉拉直接从酒店大门冲进来,看见热带雨林酒吧门口聚集了一堆人。

拢近看清是总经理、运营总监---他才是接待组长、Alice、保安经理、热带雨林酒吧老板,还有三位不认识,神情像是政府官员,他们叉腰怒吼,说话口气带质问甚至训斥。睡在酒店夜班宿舍的杜拉拉被一阵急切电话铃声惊醒过来。她听完电话,看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Alice这会在人群外忽悠转圈。见杜拉拉,大声道:“杜拉拉,你去里面看看阿丽怎么回事。”

众人随着Alice讲话对象转身,杜拉拉忽地置身在众人眼皮底下。

什么呀?与阿丽有何事?杜拉拉听得一头雾水,可众人眼中分明是大事不妙神色。

阿丽在一角的卡座曲卷着。灯光昏暗下她一头乱发遮掩了脸部,只有微微抽泣声依稀可闻。

杜拉拉走拢,轻轻抚理她的乱发,问何故在此伤心。

“老板叫我去收账,账没收成,被客人骂了一顿,回来后保安跑来要抓我,说我什么……”阿丽欲言又止:

杜拉拉听明白了。她急转身去找热带雨林酒吧老板,劈开众人,把他揪扯出来。旁边的众人包括Alice顿时诧异,都望着她,更觉此刻的她忽然变了个人。

那老板更没想到,紧紧拽住自己的竟然是美貌的女孩。

可能忽然觉得自己在众人面前有些灰溜溜,老板扯开她手,大嗓门声辩道:“放开我的手!”

“我问你,叫阿丽半夜三更上客房干嘛?”

“什么‘上客房’!我叫她去把喝酒的钱收回来!”老板辩解大伙儿都听见了:

那边几个圣香奴大酒店高管,听闻老板的辩解,有些面面相觑,都低头缄口。

旁边一位官员模样人走上前,申斥道:“接待流程中不是全部讲明了吗,酒店内所有消费签字,最后统一结账。”

官员然后转过身来训斥酒吧老板:“半夜三更你去收什么钱?”

老板不服气辩解,但语气低沉下来:“晚上不收,到了天亮,鬼知道猴年马月能得到钱。”

听酒吧老板之语,三位官员莫不是一头雾水,闹不明白葫芦里卖什么药来。

其中一位官员正要发作,接待组长灵机一动,先说话化解了尴尬。

当即安排三位官员入住豪华商务套房,明天早上礼送省长大人后,十点钟酒店专门召开会议做解释并作正式道歉。

俗话说得好“县官不如现管”。这国际联号酒店,无论其规模大小,无论其如何牛逼,如何在酒店行业颐指气使,甚至不把某些关键部门看在眼里,却都不例外难逃这条定律。

让国际联号也头痛的“现管”是何方圣神?

就是酒店业主。这业主有大有小,垄断国营企业,俨然的经济大鳄,资格、体积、资本够大了;小到何种程度,十年前的泥腿子农民,一朝洗脚上岸,盖一栋豪华气派五星酒店,高鼻子蓝眼睛洋人团队你进我出,展开激烈争夺,势在拿下酒店管理权。整日里围着那其貌不扬的家伙转,虽然他满嘴呕哑嘈杂土语要经过别人先翻译成普通话,再译为洋文,可一言九鼎,毫不含糊。

今晚热带雨林酒吧闯下的这祸根儿,也缘于圣香奴大酒店囿于业主定下的难言之隐。

贪婪的酒店业主为实现利润的最大化,定下铁定规矩,所有部门的收入都一支笔签收。这本来与国家联号的国际管理惯例没有冲突,但问题是一些外包转租的项目也强行要求执行这条规矩,否则不予承保与租赁,这些在签合约前都已经清清楚楚注明。

热带雨林酒吧也是签下这如同城下之盟的条款才获得经营权。

可问题是,酒店方,严格说来是业主方却不守信,酒店财务部里的至关大权由业主方老板小姨妹把持。无论酒店管理方财务总监也好,收益总监也罢,为一笔正常支付,恁地磨破了嘴皮,那婆娘就是闷头不理会,死活不签字,谁也奈何不了她。

时间久了,与那婆娘打过交道的人无不知其蛮横,从她手里要钱如同掏她心窝子。

热带雨林酒吧老板深受其害。按照约定每周一次结款,可那婆娘常常一拖两周,甚至三周按下不给钱,害得酒吧老板入不敷出,捉襟见肘,常常闹缺乏资金,酒吧运营周转陷入困窘之境。

却说那当儿酒吧老板见进来两位模样、衣着非一般客人,凭经验深知其颇有消费潜能。老板这几日又闹资金荒,挨不过明天,库存的进口红酒告急。

夜半三更的老板不觉熬更守夜辛苦,反而激动异常,看着阿丽不断添送高档红酒,心中一阵窃喜,估计今晚那单消费在五、六千元。

好不易容熬过两个小时,等来的又是“签单”!

刚开始还是让老板傻了眼,气不打一处来。很快,毕竟饱经那婆娘磨难,他早有了变通法术储存腹中,已经累试则爽。

老板拿着签单细细瞅,然后叫过来阿丽嘱咐一番。

阿丽出现在空无一人的酒店大堂,她修长双腿的黑丝袜格外惹眼。

六台电梯的小厅,全部电梯此时都停止没有运行。她伸手按上行键,其中一台电梯门开启来,阿丽小心翼翼入去,侧身一闪,置身在里面九十度的角落。她修长的黑丝袜双腿互相曲卷。

电梯门已经闭合,但电梯没有动,阿丽紧紧贴靠角落,观察电梯按键一排排显示号码。

“二十九层!不能按三十层”阿丽牢牢记住老板交代要按的楼层号。

且慢,阿丽还有更蹊跷机关,她不伸手去按门旁的按钮,而是微微矮身,按下黑丝袜双腿旁边残疾人专用按钮。

空旷无人的电梯井筒里,一台高速电梯转瞬即抵达二十九层。

“唰!”声音清脆中门打开来:

阿丽又是侧身一闪,已经出去电梯。抬头看看正面墙壁上门牌指示:双号门牌大号数在右廊道东边,双号门牌小数在右廊道南边,单号门牌大号数在左廊道东边,单号门牌小号数在左廊道南边。

顺着单号门牌大号数,就是往东北去,拐过角落里,那边有消防楼梯出入门。老板特别叮嘱阿丽,别走错了方向,否则南边那台监控视频可以把过往行人尽收眼底。那角落是视频的死角,只有半个平米面积,非小心翼翼不可溜隙过去。

消防门很厚重,顶上的闭门器也死死难推。阿丽费了牛劲才推开半个缝隙钻了出去。

阿丽的黑丝袜双腿跨着大步,费力往上一层登跑。

阿丽又推开厚重消防门,探出半个头左右观望。然后整个身子都塞入进去了。

三十楼整层为总统套房。老板说出了消防门,斜对面那扇高大拱顶门就是主入口。高大拱门的门框略深,苗条的阿丽直挺挺倚在门边,廊道两端尽头都看不见了她缩

进去的身影。

      阿丽开始按眼前的门铃。一下、两下、三下;停顿一会,又是一下、两下、三下。阿丽想打门,但猛然记起了老板交代打门没用,因为主卧室隔着入口门好几个房间。

      阿丽连续打两次门铃。等着间隙,略略仰头侧视廊道一端。

  不过,这条措施也引起了另一些网友的争议,在杭州的一家人气论坛上,就有网友提出了“如何界定失恋”、“是否会有员工借失恋钻空子”等等疑虑。某招聘网的一项为期三周、6000余名酒店人参与的调查显示,2010年年底有7.9%的酒店人表示自己已经在近期跳槽,54.6%的酒店人则有跳槽的想法。至于跳槽的原因,对酒店的发展空间不满以及薪酬福利不满仍是最主要的原因。

分享到:

Grand Hyatt Shanghai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地址
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邮编:200121


http://www.grandhyattshotel.com/
(c) 2011 Grand Hyatt Shanghai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保留所有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