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 酒店新闻 > 被摘牌五星酒店:我们就做“社会酒店”

  两年多前,扬州的高端酒店(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严重欠缺。扬州中旅总经理孔劼说:“以前因为扬州没有五星级酒店,在扬州投资的外商,谈生意、开会、聚餐等经常跑到南京、无锡、苏州、上海;还有一些高端消费游客只住五星级酒店,扬州就流失了这部分消费群体。”

被摘牌五星酒店:我们就做“社会酒店”:

  据迈点网特约评论家姚小舟爆料,近日刚被摘牌的贵州仁怀天豪大酒店老板对摘牌一事很“淡定”,甚至有员工觉得欣慰。以下是与内幕消息人士的对话,让人分外意外。

  “老板发话说今后再也不申请评星了,我们就做‘社会酒店’!”

  “老板心情好吗?”

  “老板淡定,不当一回事!”

  “听说摘牌后老板处理了管理层,降职、罚款、停发工资,不一而是。”

  “那是必须要做的形式或流程,企业还要发展嘛。”

  “难道老板为获取五星牌子,近千万元投资更改项目打了水漂,真的不当回事?”

  “老板说当初就不该申请评星,他发觉获得牌子后与没有获取好像没什么差别。”

  “社会酒店”这个提法还比较新鲜,这是获得星评或打算获得评星酒店与不打算星评酒店之间的界定。就像人一样,有一份政府工作人与无工作的人的区别。前者不言而喻有许多优越感,后者则是后妈的子女,不亲不爱。

  据悉,每年都搞复查、评鉴、暗访,三申五令递交各种资料,该酒店老板已被这些整得头皮发麻,如今“忽然了断,戛然而止”,反而是一种解脱。内幕人士总结了老板更深层的“不当回事”:建酒店时流传星评后酒店轻松翻番的资产升值,而今看来有待商榷。酒店获得星评后用于资本运作在海外和香港确实有一些成功案例,但这并不是“春天的大地,处处开花结果”,如今再想依靠获得星评后升值的酒店几乎是痴心妄想。姚小舟认为,评星要看的是天时、地利和人和,不能东施效颦,否则得不偿失。

  据悉,贵州仁怀市拥有闻名天下的茅台酒,在西部地区也是少有年产值超两百亿元的县级市,老百姓富庶、商客似云来。当年开业至今,贵州仁怀天豪大酒店为当地最高档次酒店,酒店餐饮夜夜笙歌,客房晚晚爆满,生意火红。这是占尽“天时”!

  茅台酒,如今中国天字号的第一品牌,第一价位,喝这酒是一种荣誉,是一档层次,是一种人中人上品,而到访产地茅台镇,也就是仁怀,也成了另一种顶礼膜拜。于是,被摘牌的天豪大酒店从开业那天起,大小官员都在这家酒店吃喝拉撒睡,在加上周遭一百公里内没有第二家像样的酒店可以胜任高端接待服务,从而使得该酒店成为贵州每年接待政府顶级官员群体最多的酒店。这是占尽“地利”!

  有个典型的例子,从贵阳省城到茅台酒厂所在地的仁怀,高速公路近两百公里路程两边,天豪大酒店老板买下了不下十块公路巨型广告,上面尽显自己名酒的广告,却从不提及自己五星酒店名字。完全没有必要,因为酒店老板已经名满小镇。这是占尽“人和”!

  而今被摘牌了,忽然觉得以前费劲“移山心力”去弄那块只有五颗星的牌牌,实在是有些愚不可及。

  一石激起千层浪。曾经甚嚣尘上的“是否要评星”之争论又烽烟重起。从南方系“把星评请出酒店”的噪声,到国际酒店自认为自己的品牌标准已经高于星评,获取星评无异于降低自己,再抬头看赖以“官”字背景存活的大大小小星评员,不是国字号酒店的董事长,就是旅游局局长、处长,或院校的酒店管理教授等等不一而是。也有在星评外面翘首想进入酒店群,或已经星评的酒店,对星评早已麻木无感觉的群体。

  评不评星,要分析每一家酒店的“天时、地利、人和”三项背景。三项指标好则可以评,也可以不评,如天豪大酒店,本身的三项指标好到了极点,评它作甚?难怪老板被摘牌,心情会如释负重。

  

  天伦国际总裁吴晓燕女士及副总裁王惠民先生、安学峰先生、高国继先生以及旗下近二十家酒店总经理、业主代表、新闻媒体等欢聚一堂,共同见证一个民族品牌十年发展的辉煌历程。

分享到:

Grand Hyatt Shanghai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地址
中国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88号金茂大厦,邮编:200121


http://www.grandhyattshotel.com/
(c) Grand Hyatt Shanghai 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 保留所有权利。